转载

单车恋人

 从来不会觉得一个身高173的男生不会骑单车有什么大不了,就像我从来不会觉得坐在你单车后面有什么丢脸一样。

  北方的夏天,很清爽,没有南方的酷热,微风徐徐地飘了进来,惊醒了一张张沉睡的脸,我紧靠着你的背,望着身边一直在倒退的风景,心里莫名幸福。

  两年前,我告别家乡来到了北方,独自一人行走在校园小径上,空荡荡的心如夏日里的柳绦,青翠欲滴却无精打采。很害怕,很空虚,很寂寞,那些熟悉的人和物都在遥远的南方,一切都是陌生的,他们冷眼看着我,双瞳微眯。

  而你的出现,就像是一场暴雨,来得那么突然而又惊艳。

  你,袭一身雪纺长裙,脚踩单车从无穷远的路尽头缓缓而来,每一次车轮的转动都是一次无穷久远的慢镜头,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,我痴痴地站在原地,看着你如浪一样翻腾的发,如天使一般的脸庞,醉了,而整个人也如被闪电击中,蒙了,时间仿佛静止,静止成一瞬千年。

  “你当时怎么那么傻,看见我骑单车过来也不会让一让啊。”

  “呵呵,不是我傻,而是当时双脚想挪也挪不动啊。”

  总是在雨柔的绵绵絮语中回想起我那天的囧态,好一个神经质大花痴落下的满地尘埃。

  “砰”地一声,撞了个结结实实,雨柔连人带车全都栽倒在地,我也在地上滚出了好远,新配的眼镜落在了地上碎成了两掰,裤子的膝盖处磨破了一个大口子,露出了里面模糊的血肉。雨柔从地上爬了起来,慌忙慢跑到我的身边,蹲下来,看着我流血的伤口忘了旁边一季的花开。她很害怕,紧抿的双唇微微颤抖,想说出口的对不起却怎么也说不出。

  “那时你真胆小,一点小事就吓得不敢动弹了,呵呵!”

  “你还不是一样,也呆在那里一动不动,亏你还是个大男生,哼!”

  嘿!我可不会告诉雨柔,我是因为看她看得痴了才忘记了自己身体上的疼痛。

  雨柔拽着我的手腕,把我尽量往她身上挪,前方不远处的医疗站,在此刻这幅光景下,显得很漫长。我拖着一条受伤的腿,闻着雨柔身上的体香,忘记了所有。

  “你当时还真是不要脸,让我一个小女生背你一个大男生,足足走了100多米远。”

  “谁叫我受伤了呢?”

  后来的事情变的很简单,简单的像1+1=2一样。你把我背到了医疗站,在医护人员的处理下,小小的伤口很快就擦洗干净,贴上了药膏,只是腿还很痛,眼镜也摔坏了,单独回去不了,你不得不搀扶着我一步一步回到了我的宿舍,而且还留下了电话号码,说是过几天还我眼镜的钱。那天,我感觉太阳特别明媚,像一株绽放笑脸的向日葵。

  “你说,我们的缘分是不是上天注定,不然你留给我的电话号码在我还没有打出去之前,我们怎么会又一次见面了呢?”

  雨柔的背部其实很瘦小,大学随便一本展开的教材就能把她的背部遮得严严实实,我把头斜靠在雨柔的背上,轻缓的吐着有些暧昧的词句。

  第二天的清晨,阳光早已经洒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,我顶着两只大大的熊猫眼从上铺慢慢地爬下来。通知说今天是大一新生集合的日子,到时会点名,我必须去。洗刷很吃力,腿部膝盖处的伤口经过了昨晚的愈合还是隐隐作痛,时不时地拉动一下,我也会情不自禁地露出龇牙咧嘴的表情。

  广场上人很多,密密麻麻的,攒动的头颅像游戏里冒出的地鼠,太阳也已升的老高,耀眼的光芒照射下来,打落在皮肤上,火辣辣地疼。我拐着脚在人群里穿梭,努力地寻找着一个看起来舒服的位置。

  “你就是个没头没脑的大笨蛋。”

  又是雨柔,她娇小的身躯在人群堆里游弋,显得舒畅异常,只是两只小眼睛始终盯着自己的足下,砰的一声又与我撞在了一起,一个趔趄,我本已苦苦支持的腿再也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,又是一个华丽丽地摔倒。“咦?怎么是你?”两种声音发出同一句话,我们相视而笑。这次我自行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走上前去,开始了我们第一次正式的对话。

  “还真是有缘,又撞一起了。你好,我叫冷天陌,09级材料化学班的,大一新生。”

  “啊?你好,我叫秦雨柔,09级环境汉班的,大一新生。”

  雨柔和我同时伸出了有些脏兮兮的手,在人群堆里紧紧地握在了一起,彼此望着对方,笑得花枝乱颤。

  遇到对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?感觉就是再也离不开了。

  “雨柔,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  “我也不是很清楚耶!”

  就这样走到了一起,我爱上了一个爱骑单车的女生,在往后的大学时光里,雨柔都会骑着她的单车载着我在校园里流浪。其间我也努力去学过单车,但不知道是不是智商的问题,就是学不会。而雨柔单车的后座,也成了我独家的专属。

  “雨柔,你就是我的单车恋人。”

  “哎!早知道当初小时候我就不学单车啦,哈哈!”

  夕阳拉长了脖子凑近了大地,拖着长长的遗憾声扎进了夜里……

正文到此结束
本文目录